纷享科技:中国Yammer模式黑马

纷享销客 ·  2013-2-5 20:09:45 关注
移动社交时代的到来,催生了一批基于社交的黑马型创业公司。纷享科技平台乍一看像微博,但它既可以满足老板们随时随地办公的需求,也能满足员工请假、审批、汇报等各种工作需求。正式运营3个多月就被风险投资看好,成为国内首家获得融资的移动工作平台。

四次创业

草根创业者经常拥有的执著、我行我素等特质,纷享科技董事长兼CEO罗旭并不具备,但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灵活的双眼中流露出的对新事物的好奇。或许,他领衔所创立的这家致力于企业社会化应用的公司,正是试图将企业的严谨与员工的好奇融为一体,将高效的管理与游戏的操作有机结合的产物。在移动互联网创业纷纷倾向于个人娱乐和实用的时候,他独独选择了大多数创业者不感冒的企业社会化应用这个领域。

2011年4月,罗旭正式离开新京报,这个从小喜欢折腾的人,想做别人认为做不成的事情。罗旭自认为商业嗅觉比较敏锐,在别人觉得很重大的事情上,他表现得往往像孩子一样,喜欢就可以。其实从大学毕业后,他这应该算是第四次“创业”了。1997年,大学刚毕业的罗旭去了一家房地产国企。次年金融危机爆发、房地产泡沫破灭,罗旭天天面临收账和还账的问题,几乎等于经历了一次创业。1999年,罗旭加盟南方都市报,筹建南方都市报深圳记者站,这是他二次创业。后来罗旭又到北京参与创建新京报,希望能在首都创立一份影响中国的报纸。现在来看,这个梦想不敢说完全实现,但也不算是完全失败。

媒体工作,让罗旭对企业的需求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一直认为,互联网领域是未来最好的创业方向。相对于其他领域,互联网最草根、最纯净、最不受其他因素的影响。但他不懂技术,直到遇到前同事,在三星[微博]电子开发办公平台的李全良,两人一拍即合。

最开始,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但一致认为应该做企业的移动交互办公,这是未来的方向。至于用一个什么样的产品来实现,多次讨论后,他们将视线落在办公平台上,这个决定其实是经历过一个漫长而痛苦的思索过程。

中国的软件行业发展一直不很理想,现有的各种办公平台在企业中的普及程度也不高,很多人选择个人即时通讯业务来办公。一连串前途未卜的疑问让他们困惑纠结。

但是在研究过很多办公平台之后,罗旭他们发现以往办公平台普及不起来的重要原因是——员工都不喜欢这个平台,基于办公自动化的需求,员工不满意,老板就更不满意。那些办公平台没有考虑员工的使用感受,大多只是基于企业的管理流程来设计的,而且往往是国外跨国公司的复制品。

办公平台的设计非常重视架构和流程。但中国的中小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企业的架构和流程经常改变,致使买回的办公平台,还没有熟悉就已经不适用了,往往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也没能提高工作效率。

人人都担心失败,罗旭也一样,但决心很重要。在产品研发出来之后,罗旭曾被同一个投资人批评过两次,这是他目前受过的最大的打击。

最初这个投资人找了一位TMT领域的专家,只花了5分钟看罗旭最初设计的产品,说没有任何新意和创新,更没有任何投资价值。“当时我画了一张大的饼,想把企业所有的需求都装进去,这是不切实际的,今天来看,这个批评是有道理的。”罗旭回忆道。他对产品重新进行了思考和设计。这时又有一位投资人来调研,也请了一个TMT的投资专家。“没想到还是以前那位,他一见面就说,又是你,这个项目不靠谱!但这一次却有很多其他的TMT的专家支持我们,认为我们的理念是正确的。”

Yammer模式

2012年7月底,时任网易副总裁的杨斌离职,同年9月份正式加入罗旭的团队,成为纷享科技的总裁。在2011年年底纷享成立时,一些天使投资人就看好这个平台的大方向,杨斌即是天使投资人之一。

2012年8月,纷享平台正式对外运营,而时隔仅三个多月后,首轮融资即完成,主要投资对象为某国际著名VC,这是国内首家获得融资的移动互联时代的团队协作平台。

如果从界面来看,“纷享”平台像一个类Yammer产品。但实际上,“纷享”与其他的类Yammer产品有很多不同。作为国外企业社交协作平台的领跑者,Yammer总体上还是以SNS作为核心,让员工随时将工作状态“what I am working on”及感情分享出去。而考虑到国内企业的情况,“纷享”更专注于工作本身,想做中国化的“Yammer”。团队的野心不小,希望“纷享”可以取代一般团队用于内部沟通协作的传统OA系统、邮件、微博和即时通讯工具。

简单概括起来,“纷享”是“以微博的界面做团队内部的沟通协作,能提升团队的沟通效率并将沟通过程做有效记录”的平台,它的目标客户是20-500 人的中小企业或大企业中的小团队,性质是从事营销或创意生产的团体。

在纷享平台的工作管理中,员工可以发布“分享、日志、指令、审批”四种不同的信息内容。除了像微博那样的分享,员工可以在上面发布日常工作中常用的工作日志,获相关领导点评;而如果你有下属,你可以向下属下达指令;针对与上级的沟通,用户还可以向领导做多层级的审批申请,接受审批指令(即传统OA存在的功能)。

考虑到大部分公司运作的实际情况,“纷享”的信息传播也很特别,整合了微博和邮件功能,以“@+圈子+邮件式定向发送、抄送”的方式进行信息的分享。一个消息不仅可以根据圈子发送给不同层级的用户,在内容上标明个别同事(微博的功能),还可以特别针对某人或直属领导做非圈子的个体定向信息发送、抄送(邮件的功能)。这种传播保证了平台出现内容对用户的有效性,因为用户的页面上只有涉及自己的圈子或直接与自己工作相关的消息才会出现。

而信息传播的边界不仅体现在信息接收方,还会体现在工作的时效性上。上级用纷享对下属下达指令时,可以设置指令的执行时间,日期时间就会自动出现在下属的日程管理上。

除了团队内部的工作管理,“纷享”平台还有与客户相关的客群管理。其中一个较大的亮点就是管理者可以看到一位客户在接洽过程中与不同部门打交道的轨迹记录。

就像所有企业协作应用一样,纷享也在向移动化和云化发展。利用重要信息的短信推送和iOS、Android移动应用,团队能够跨地域、利用零碎时间进行沟通协作。审批文件、查看信息提醒等内容可直接在移动应用上进行。

成熟的管理和办公平台往往能清晰定准目标,实现各种量化考核,记录所有的工作行为,可随时查证,对客户负责、对股东负责,其实这些基本的诉求也是纷享的基本理念。但罗旭以为,之所以天天做企业文化和管理考核,主要是信息不对称。成功的管理首先来自于互相沟通和理解,是坚持和信任的结果。“我们希望办公平台是一种企业文化,能无形提升组织架构的价值,使这个组织具备一种高效、协同的基因。因此‘纷享’办公平台的两大核心是,移动和交互。我们不敢自称为管理专家,在我看来,那些专家软件、教你30天致富的平台,往往是不以工作为目的的社交,都是扯淡。”罗旭直言。

与以往的管理方式相比,纷享平台所采用的社会化模式更提倡柔性管理,通过明确的目标、透明开放的流程,让员工做自己爱做的工作,对企业有帮助的工作,这样能避免由于理解偏差带来的失误,员工和老板都能获得高效。“我们构建了这样一个环境,打破组织的界限,有分工,但也有平等和协作。从某种意义上讲,目标和过程都很重要,但在过程中进行指点比对结果进行问责,效果要好。”罗旭解释道。

杨斌认为,照搬Yammer并不能适应国内企业的运作。所以“纷享”除了和Yammer一样可以帮助团队做信息归档沉淀、分享外,也更注重协同沟通的工作过程和管理。

企业社交协作平台一直是近年来被看好的方向。除了Yammer被微软[微博]以12亿美元重金收购外,2012年年底刚刚上市的企业社交网络Jive IPO估值也有9亿美元之巨。而在国内,企业社交协作平台才刚起步,类似的平台有明道、Tita、金蝶[微博]微博等。纷享团队正是看到了国内中小企业注重效率、有开放心态但信息化程度不高的现状,决定进入这个还未有人领头的领域。从2011年12月在公司成立以来,团队通过走访1000多家团队了解团队协作的需求。

目前,纷享科技团队已有40人规模,刚刚完成了A轮融资。他们的盈利方式是向企业团队收取年费。据杨斌介绍,目前试用和使用“纷享”平台的团体有500-600个,包括:博时基金[微博]、红星美凯龙、潇湘晨报、浙江日报等。 本文来源:中外管理http://finance.sina.com.cn/leadership/mroll/20130205/172914510995.shtml

B2B企业增长资源库

B2B企业增长资源库

营销、销售、方案、最佳实践等电子书资源

售后服务

400 1122 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