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享销客CRM
产品
业务应用
营销管理
销售管理
服务管理
连接能力
连接渠道赋能伙伴
连接全员业务协同
连接生态和系统
定制平台
业务定制平台 (PaaS)
智能分析平台 (BI)
数据集成平台+开放平台
行业方案与案例
行业解决方案
ICT行业
医疗健康
SaaS软件
家居建材
企业出海
快消品行业
教育培训
专业服务
装备制造
农牧农资
中小企业
国产替代
AI PaaS平台
客户案例
高科技
制造业
快消农牧
医疗健康
家居建材
更多客户案例
资源中心
干货内容
白皮书下载
直播干货
视频资料
博客文章
产品动态
数字化小工具
知识问答
热门专题
销售管理
线索管理
客户管理
销售流程管理
渠道管理
服务管理
CRM知识
什么是CRM
什么是SaaS
CRM软件成本构成
CRM选型
什么是LTC
更多知识>
客户支持
服务与支持
服务体系
客户实施服务
安全保障
学习和帮助
用户手册
学习中心
最新版本下载
关于纷享
企业简介
纷享动态
加入纷享
联系方式
登录
多语言
简中
繁中
ENG

【科创人独家】纷享销客林松:创业是格局与思维的放大器

纷享销客 ·  2020-8-27 11:37:35 关注
硅谷-深圳
从原始到管理从代码到市场
           

科创人:2002年的时候,您为何选择回国发展?

           

林松:当年在硅谷工作的华人工程师中,对于是否要回国发展讨论得很激烈,明显分开了两派:选择留在硅谷,比较适合纯技术向的朋友,工作稳定,前景明确,在美国大龄程序员遍地都是,“写代码写到老”又是很多技术人梦想中的生活模式;选择归国,要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完全不同的工作方式,更陌生的市场,以及一个巨大的未知:中国的发展潜力究竟有几许?

           

           

打动我回国的因素有两个,许多地方政府都出台了海归政策,尤其对于某些一定工作经验的技术型海归被堪称优厚,而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设在了北京和深圳,我恰好是深圳人,还是希望离家近点。

           

科创人:相对于在硅谷的工作状态,回国后发生了什么变化?

           

林松:我在硅谷时供职于甲骨文技术平台部,是一个偏向的开发职位,习惯了自定规划,自定周期的工作节奏,当时我们一个中间件产品平均迭代周期是1年半到两年。

           

归国后,成为了研发团队的管理者,要介入产品规划,转变约见客户采集需求变成很重要的日常工作。很多客户对于自身的需求只有模糊认知,解决方案不是问题,帮助客户准确理解自己的需求,准确的匹配解决方案,反而需要更多的时间。在客户的不确定性面前,业务周期,产品规划都展现出了不可控性,这是第一个挑战,更贴近业务,直面市场,更完善应变的规划。

           

另外,管理工作成为了重要的工作,虽然我之前也带过小团队,但一下从管理四五个人到二三十人,变化还是挺大。好在甲骨文的培训体系非常给力,一年下大概有六次接受来自全球的专家封闭式培训的机会。在学习过程和实践中我逐渐意识到,技术人员转型管理最重要的是调整思维,要丢掉对细节的执念,管目标、管进度、管绩效,还有尤为重要的一点:要有赋能团队的意识,这一点对我个人发展影响巨大。

           

最后,迟早也要谈到,回国之后与腾讯产生了交集,甲骨文的办公地点在深圳飞亚达大厦的16楼,这个大厦的3~10楼就是腾讯。

           
甲骨文-腾讯
TAPD之父,见证SOSO分合
           

科创人:您供职于甲骨文这样的国际级巨头期间,是如何看待腾讯这样的国内互联网企业的?

           

林松:年轻、有朝气、娱乐化,产品相对比较简单。在生活层面大家交集很多,坐电梯、吃饭都能遇到一起,但说实话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觉得这些空间距离很近的朋友,在某些方面却是最遥远的,没想过能在事业上有交集。

           

后来机缘巧合,和腾讯的几位创始人深入交流了几次,发现腾讯的未来规划清晰明确,并且极度务实,对腾讯的印象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观。我逐渐意识到,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战术风格上与甲骨文们有着根本性的不同,但不存在高低之分,是在战略层面各有侧重。在2006年前后有些事情基本已经形成了普遍共识:国际互联网企业在中国市场没有办法与国内互联网公司竞争,后者唯快不破,从idea到产品推向市场只要一个月,并且非常擅长在市场侧采集需求倒逼产品迭代,要知道对西方企业来说一个月还不够完成纸面上的产品构建。

           

科创人:从甲骨文加盟腾讯,单从字面来看,似乎就有很多需要适应的东西?

           

林松:不开玩笑的说,光适应就用了大概半年。甲骨文强调的是谋定而后动,在规划层面充分细致、周到、严谨,一旦推向市场就要在相对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稳定提供服务。而腾讯恰好相反,快想快做快试,快错了就快改,一切都强调速度。

           

科创人:在腾讯度过了大约9年的时间,您认为这9年中自己成长最大的是什么?

           

林松:只提一点的话,应该是对管理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尤其是赋能与管理的关系。

           

加盟腾讯之初,本意是想加入到某个业务团队中,但随后被几位高层劝服,在腾讯内部搭建了项目管理部,负责提升5个事业部的研发管理能力。我考虑了一下,这份工作有机会把我所擅长的先进管理方法付诸实践,还能多接触不同的项目、不同的人,挑战与趣味并举,决定试一试。

           

科创人:《科创人》采访过的嘉宾中,有几位曾经扮演过内部平台搭建者、服务者的角色,私下里都会反应,这个工作比较得罪人,四面八方都是锅。腾讯高层决定让您去搭建这支团队,是否是看准了您在沟通交流方面的长处?

           

林松:这是一方面原因,决定任命我之后,顶层给我最大的支持就是带我挨个跟各个事业部的负责人吃饭(笑)。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前面提过的,强调管控还是注重赋能,强制别人适应你还是低侵入感的帮助对方提升,都能实现近似的目的,但合作顺畅度而言天差地别。

           

我在腾讯研发管理部期间制定了4P管理战略,核心理念就是以赋能提效,不是以管控提效:

           

Process,在腾讯内部建立统一的项目管理模式,引进敏捷理念,还培养了一只项目管理顾问团队,以轮岗的形式不断打磨管理实践,帮助各个团队赋能管理——这也是被挖角最狠的一只队伍(笑);

           

Platform,我牵头制作了一款项目管理工具——TAPD,这是我很自豪的一件作品,10多年过去了依然是企业微信上的第一大应用,还有一个叫Knowledge Manager的社区,在企业内部时单日访问量破万,如今也在企业微信上开放了;

           

People,配合外部咨询顾问建立起了腾讯的职级规划,将个人的发展规划与企业的员工培养结合为一;

           

Patent,专利顾问,腾讯直到今天为止都是互联网公司中专利意识最强、专利数量最多的企业,因为内部有一只专业团队去帮助各个事业部提炼、整理、申请专利,建立知识产权层面的竞争优势。

           

这三年时间对我个人而言是成长速度最快的三年,接触到了全公司各个业务单元和几乎全部的高级管理层,虽然挑战很大,但收获和成长也很大。这件事做得七七八八之后,高层和我都觉得,是时候加入到某个具体业务单元了。

           

科创人:是您主动提出要加入搜索业务团队的吗?

           

林松:应该说是时机契合,腾讯早期的搜索业务一直是OEM谷歌,2009年腾讯自研的搜索引擎上线,搜索业务进入了独立发展期,公司决定加大对搜索业务的投入,因此调动了大量高级人才汇聚于搜索业务单元。

           

相比于研发事业部时期是在某一个专精领域内提升拓展能力,在搜索业务部我轮岗了很多岗位,开拓了自己横向的能力边界,比如市场、PR、品牌宣传,这些彻底摆脱了研发属性的工作极大提升了事业、拓展了思维边界、补全了各个领域的知识信息,构成了我后来决定加入到一个创业团队的底气。

     
纷享销客
是事业,也是人生
         

2009年,林松加入搜搜,同年搜搜自研引擎上线

2013年9月,腾讯将搜搜并入搜狗

2015年,林松陪伴搜搜团队完成了与搜狗的融合后离职

2020年8月,搜狗收到了腾讯的非约束性收购要约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科创人:技术人成长过程中,35~40岁的抉择是关键一跃,几乎决定了自己未来的人生走势。当您决定加入纷享销客的时候,是否考虑过自己接下来的成长目标?

           

林松:(思忖片刻)似乎没有,但仔细想想,创业其实就是将一个事业当作自己人生的一部分,成就它的同时也是自我成长、自我实现的过程。

           

创业跟打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开车的朋友都知道,车能够拓展人的空间感和速度感,创业也是类似的感觉,在不断推进、完善一个创业项目的过程中,个体的认知、思维、格局,都被事业放大了,对人生的看法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回忆起甲骨文和腾讯的那些经历,总能想起来很多自己的事情,但是纷享销客这些年下来,能回想起来的都是公司的重大事件和重要节点。

           

比如纷享销客最初对标的Yammer这种企业级协同工具,但钉钉和企业微信的横空出世颠覆了这一领域的收费模式,我仍记得自己听到钉钉和企业微信进入这一领域时的心情,好在纷享销客早早布局CRM业务场景,才能及时调整战略方向。

           

反而我自己在什么时候做了哪些具体的工作,记忆有些模糊了。

           

科创人:以您的资历,可选择的创业团队想必不少,选择纷享销客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林松:有比较现实的原因,纷享销客当时正处于快速发展期,在资本市场得到了很高的认可度;更要看前景,我认为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已经发展到了全球顶尖的水平,两相比较,企业级互联网可用性在未来5到10年有很大的发展-当然5年过去了,这个领域依然有很大的潜力。

           

我们认识很早,但当初我并不知道自己是他潜在的考察对象(笑),最初只是以朋友,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罗旭(纷享销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的诚意。的身份给他提提意见,互通有无。后来他跟我说,他看好一个人才就得像谈恋爱一样,非要追到身边才行。

           

科创人:作为中国到B服务领域的增长速度最快,也是竞争最激烈的CRM赛道领跑者之一,这些年遭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林松:高度个性化造成的千企千面,这是CRM创业者在技术上面临的最大挑战。企业服务的其他领域,其中招聘有最佳实践标准模板,绩效是固定周期,固定节奏,但销售完全不一样,千企千面是CRM服务的核心诉求。因此我们在前进过程中做出了“必须做PaaS”的决策,如果每一个个性需求都要用代码级开发实现的话,产品将非常难以维护,并且节约预算。

           

第二个挑战是移动化,CRM服务必须要在移动端建立竞争优势,在移动端这一侧又要面对ios,安卓的原生化开发,以及种种替代性的问题。

           

科创人:在您看来,CRM赛道未来面临的技术挑战有哪些?

           

林松:首先是行业化,既是产品的积累,更是对客户业务和行业解决方案的洞察和积累,这是未来发展的核心重点。

           

第二是智能化,CRM在未来5〜10年中,会逐渐升级为帮助企业进行战略决策的智能平台,它能够提供智能化的业务评估,判断客户的价值和营业额,预测产品销量……智能化与CRM业务结合是技术发力的重点。

           

第三是连接化,CRM不再只是企业销售人员使用的工具,它会发展为企业全员,企业合作伙伴共同使用的工具。

B2B企业增长资源库

B2B企业增长资源库

营销、销售、方案、最佳实践等电子书资源

关闭
售后服务

400-1122-778

售后问题转接 2

分享链接已复制,去粘贴发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