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纷享动态 媒体书生热衷“自投罗网”创业

媒体书生热衷“自投罗网”创业

2013-7-28 20:48:18 来源:纷享销客

从人求我到我求人

电影《疯狂原始人》中,每当小女孩小伊要走出洞穴,父亲瓜哥总竭力阻止,“嘿!你会死的!”终有一天洞穴被大自然摧毁,原始人一家被迫直面广阔的世界,开始危机四伏却新鲜刺激的奇妙旅程……

如今越来越多的媒体人离开原本安全的陋室“洞穴”,弃笔从商,而互联网领域正是他们眼中最大的冒险乐园。

这些勇于创业的新媒体人,能逃脱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的古语魔咒吗?

媒体书生纷纷“自投罗网”

2013年6月,纷享科技召开盛大的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主打产品纷享平台更名纷享销客,专注于销售团队管理SaaS(即软件运营服务模式),并于近期获得来自IDG资本的A轮融资。

发布会现场坐满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家媒体记者,而站在台上的高管团队此前竟也是媒体从业人员。其中,CEO罗旭是《新京报》前常务副总裁,之前也在《南方都市报》任职;总裁杨斌历任《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新京报》总编辑、和讯网总编辑、网易副总裁;COO李全良、CTO刘晨同样在《新京报》工作过。以致底下一些年轻的记者小声嘀咕,“刚张嘴,他们就知道你要问啥了。”

这一幕已然不陌生。不经意间,摇身变为企业家的媒体人骤然增多。

《金证券》记者统计发现,“南都系”、“新京系”、“中企系”堪称这一风潮的领军人物。2010年3月,曾任《南方都市报》编委的网易执行副总编方三文离职,在一个月后方成为北京雪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EO;方三文走后,同样来自南方报业的唐岩接替其职位并于次年晋升为网易总编,但4个月后他创办了陌陌科技。

喻华锋与方三文轨迹相仿,曾任《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总经理,后担任网易销售副总裁,2011年创建本来生活网。网易门户总裁李甬则于2012年3月离职,创办了粉笔网。

《中国企业家》也被视为媒体人创业的“黄埔军校”,刘东华、牛文文、李岷近年相继出走,三人曾分别任职这家杂志的社长、总编辑和执行总编,如今他们的新角色是“正和岛”、i黑马网、虎嗅网的操刀人。

不难看出,上述创业者离职前均位高权重,且无一例外投身互联网的浪潮。

自己找食无拘束、机会多

“作为职业经理人是有自己的天花板的,因为公司不是自己的,没办法实现更多的个人意志和想法,创业自然会成为一种选择。”纷享科技总裁杨斌对《金证券》记者称。2011年底,这家公司成立,起初杨斌仅为投资者,去年7月份他干脆辞职,与《新京报》昔日同事会合。

至于为何选择以互联网为开拓地,他给出的理由是,这一领域机会多、发展迅速、前景广阔,没有条条框框和垄断行业,是相对公平的领域,有利于创业企业崛起。当然,此前供职的和讯网和网易同属互联网公司,也让杨斌跳进这个圈子后感觉收获颇多。

艾媒咨询董事长兼CEO张毅则告诉记者,“媒体人容易接触到最前沿的东西,但是实体总比信息慢半拍,这时媒体人就想,不如我自己投进去!”他此前为《电脑报》资深记者,正是在实际工作中因互联网产业数据缺失而痛苦,才萌发创建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发布平台——艾媒网的念头。

对此方三文深有同感。据了解,作为一个早期的美股投资者,正是感觉在市面上找不到能够满足他信息需求的网站,方才决定自己来做。继团队推出i美股后,投资交流网络平台雪球也应运而生。

本来生活网则被外界视为喻华锋的“理想国”,创始人打出来的口号是“中国家庭优质食品购物平台,力所能及地改善中国食品安全现状”。而据圈中好友向《金证券》记者透露,“喻本人确实有人文情怀,毕竟是南方报系出来的。”

值得一提的是,媒体人习惯于抱团出击,如纷享科技“四剑客”,雪球财经副总裁梁剑为方三文昔日同事、今日干将,另外喻华锋也力邀曾在南方报系和网易供职过的杨学涛、张丹萍、胡海卿等前同事加盟本来生活网核心团队。“许多创意都是一帮同事在饭桌上谈起来的,只要一个人扯起旗子干起来,其他人当然是最佳合伙人,同事最容易理解创业者想法,也好沟通。”张毅笑着称。

有人有钱还有“编辑部”

媒体人创业的优势不言而喻,手上没有资源和人脉,谁也不会揽这瓷器活。

在融资方面,这些原媒体人似乎相当容易受到风投的青睐。正是在前述的发布会上,纷享科技宣布自己成为国内首获融资的移动工作平台,巧合的是,施以援手的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早期也曾在新华社工作。李岷也是得益于先行者李甬为天使投资者,她才迈出创业的脚步,媒体圈间的互助可见一斑。

最为轰动的当属刘东华创办的企业级社交网站“正和岛”,吸引私交甚好的柳传志、马云、王健林等大鳄,启动基金就高达近亿人民币。

杨斌并不否认,“公司种子用户多是以前认识的媒体客户,团队成员以前是管理者,可以把以往的经验和现在管理交互。”本来生活网即带有强烈的媒体人印迹。据媒体报道,这家创立于2012年7月的电商,看上去更像是一家媒体的编辑部。在其内部,负责采购的区域买手为“记者”,买手搜集各地的独特产品上报给运营,后者为“编辑”。每周的产品会叫“选题会”,每个产品都需要讲出卖点,而每人都想做“封面”或“特写”。

《金证券》记者更了解到,2012年10月23日,“本来生活网”的年轻高管们拜访了昔日“烟王”褚时健,挖掘出励志“褚橙”,并获得在北京地区的销售权。借助这一成功策划,这家新生代电商公司迅速在圈内声名鹊起。

不过新旧领域终有碰撞之处。杨斌介绍,此前在报社是单向传播,媒体人与读者存有距离,读者的意见较难直接反馈。“不过报社有成熟的模式和理念,即使不能与读者随时互动,也能按照既有的路径发展下去。但创业初期互联网产品和模式都是不确定的,既有必要也有条件对用户的反馈保持敏锐的感知,因此必须迅速建立产品和运营思维。”

昔日人求我如今我求人

“做媒体是评论别人活得好不好,创业是自己先得活下来。”这是牛文文流传甚广的一句话。在其2008年开始创业时,写在小黑板上的第一条警句就是“心理落差”。

张毅对《金证券》记者直言,“我们都属于秀才经商,以前单纯干采编工作,是不会谈钱的,现在事事都围绕着钱转。干记者时还能拿一份相对较高的薪水,如今自己做老板,你得做好甚至两三年没有收入的准备。”他透露,身边一位此前在某知名财经媒体供职的朋友正打算重操旧业,“出来溜达两三年,发现创业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只有重新拿笔写稿。”

杨斌也表示,“以前是人求我,现在是我求人”。“经常主动拨打电话,被拒绝是正常的,姿态必须放低。”

经了解,不少媒体人创业公司大多办公环境逼仄、装饰简单,有些创始人甚至没有单独的办公室,条件艰苦可想而知。

事实上,虽然圈内关注度颇高,但杨斌承认,“近几年传统媒体人做互联网领域的,真正成功的很少。”以近来闯出名气的雪球财经而言,创始人方三文仍然表示,“还没有找到盈利模式,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盈利。”

这正是业内专家所担忧的,部分创业公司未有固定的产品形态和清晰的盈利模式,偏偏互联网领域瞬息万变,在公司处于摸索阶段时,极有可能被迎面而来的其他同类型产品吞噬。互联网既是播种的春天,也是肃杀的冬天。

售后服务

400 1122 778